彼岸那的花

【梦间集乙女向】当你胃疼时

ooc有
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
已神志不清

【天罡】
“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,不要吃那么多冰激凌,现在知道肚子疼了。”
“我下次不敢了。”
“不敢,你跟我承诺多少次了,哪一次你说到做到了,我不管你了。”
看着摔门出去的他,你捂着绞痛的肚子紧紧缩成一团,强忍着眼泪:“谁稀罕!”
过了一会,天罡打开门手里拿着药和温水,额头上还有未拭去的汗水 。
“吃了药就不疼了 ”
“呜……”
“你别哭啊,刚刚是我太凶了,我的错,你别哭了”(手忙脚乱)

【六爻】
“唉,让我怎么说你好呢。虽说天气炎热,但冰激凌这种生冷食物也不能多吃。药还吃的下去吗,要我喂你吗?”
第二天你发现你的零食雪糕快乐肥宅水全部消失,只有凉白开和一些温和的饭菜。
“真是令人放心不下。”

【紫薇】
得知你作死的吃了一大桶的冰激凌胃疼后,他冷冷地说了一句活该,但还是拿来药和温水让你服下。
“下次在作死,就去医院做胃镜。”

七夕情话

●(伪)全员向
●ooc有
●七夕快乐


夜烛言:
我这个人有很多缺点,唯一的优点就是喜欢你。

幽谷箜篌:
你早已成为我灵魂的一部分,我的琴声里有你,我的眼里有你,我的心里只有你。

千丈卷:
我想画一个人,想把她的全部画在心里藏起来,而那个人此刻就在我的面前。

六爻棋:
我既已将一切交于主公,主公所愿,便是我一生的目标,哪怕用尽一切手段,我也会达成主公所愿

青莲:
天下之大,我们所在的地方不过是冰山一角。我想游遍这天下,赏美景,品美酒,看遍人情风貌,不知你可愿与我同往。

孤剑:
你知道情花茶的含义吗?不知道吗,没关系,你只要
知道我只愿与你分享这份清香。

无剑:
过去的我,不明白这种感情。但现在我只想守护大家,还有你。

曦月刀:
你问我喜欢什么类型的?如果我喜欢你,那我喜欢的就只是你。

归一剑:
我遇见了一个人,她照亮了我眼前的迷雾,她的手心是最温暖的温度。

灵蛇:
礼物?有了本尊你还需要其他礼物吗。

浮生:
只要你微笑着,这便足矣,哪怕不是为了我。

木剑:
你那警惕的表情是怕我做什么坏事吗,呵呵,不用担心,我只是来看看你还好吗,毕竟你的命是我的。

天罡剑:
我会不断变强,强到没有人可以欺负你,哼,我只不过看不惯你太弱的样子





最后打个广告,698753147来无剑后援团皮吗

【梦间集乙女向】今天的无剑依旧在作死的边缘左右横跳

在ooc的边缘大鹏展翅
脑洞源于微博一位凉凉的同学
昨天QQ在发消息的时候会出现感叹号,但消息实际是发出去了

天罡篇


紫薇篇

当你对他们说我爱你

方思明/蔡居诚×你
ooc属于我,文笔渣
没问题的话,走着~



【方思明】

“我爱你”

“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吗。”方思明面无表情地看着你,内心却是满满的苦涩。

身为万盛阁少主,他的手上沾满了无数人的鲜血,他也一直坚信着义父的话——成大业者,绝不能耽于情爱。可眼前的这个人却一次又挑战他的信念,一次又一次的让他的心失控。

就像一道光突然闯进那黑暗无望的世界,照亮了那颗冰冷的心。明知道会被灼伤,却控制不住想要触碰。

他开始动摇了,当她知道他的过去的所作所为,是否也会像其他人那般厌恶他,唾弃他。

他不敢想,也不敢赌。

“知道,你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,是想要共度一生的人。 ”你望着那双藏着星河的金色眼眸。

霎时,相望的眼睛只剩下彼此。

“那你可知道你眼前人有多么罪大恶极。”“知道。”

“不怕跟我一样被世人唾弃吗。”“不怕。”

“哪怕我罪无可恕?”“那我便来渡你。”

“佛说不渡不可渡之人。”“那我便去烈狱陪你。”

“你…真傻。”“谁让我爱上的人也是一个傻瓜。”


【蔡居诚】

你猛的喝了一口烈酒,辛辣的酒刺激着你的咽喉猛烈咳嗽着,眼角染上了胭红,整个脸也红了起来。

蔡居诚看着你咳得难受,过来帮你拍拍背顺顺气,还不忘毒舌道:“不会喝酒就别喝,一身酒臭味,到时候可别吐我这 。”

或许是借着酒劲你猛地提起他的领子对他说道:“我爱你蔡居诚,听到没,我爱你 ”

他微微一愣,随即立刻推开你,自嘲笑道:“哈,你爱我?别开玩笑了,我可是武当叛徒,这世上不会有人会爱上一个叛徒的。”

听到这话,不知为何你心中一股无名火上升。你猛的把他推到墙上,按着他的双肩对他大喊:“谁说没有,我就是喜欢你,怎么了!我就是爱上了武当叛徒,怎么了!我只是爱上了一个人而已 …”说完你的身体便软趴趴的滑落在他的怀里。

“都说了,不会喝酒就不要喝。”他把头轻轻靠在你的脖颈肩,手轻抚你的青丝,眼眸微垂,轻声喃喃着:“对啊,只是爱上了一个人而已。”

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开始习惯这个聒噪的家伙在他身边絮絮叨叨的,每天总是讲一些无聊的江湖纪事,还总是为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小礼物而受伤。

渐渐的这些成为了他生活的一部分。每天等着她来点香阁,跟他讲讲江湖上的事情;在她受伤的时候包扎伤口,还不忘毒舌他。

好像在点香阁的日子也没有那么无聊了 。

他感觉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了,竟然沉迷于这么幼稚的事,可是看见她的笑容,却还是一次又一次的不受控制去靠近。

“我也爱你,谁让我也是一个笨蛋呢。”

辟谣长微博:

非常抱歉打了雷安tag。

但是之前充满谣言的长微博打了雷安tag,并且雷安家很多太太、甚至酿克酿可太太也被这次事件波及,所以我认为也有必要在雷安tag下澄清一下,3天后就会撤tag。

另外贴一下辟谣微博地址(长微博现在被屏蔽了,大约明天能恢复,希望大家明天关注一下),希望大家帮忙转发一下,非常感谢。

再次为占tag道歉。

本文可以转载

中秋

多cp,含云亮、统亮、瑜亮、白亮
文笔渣,ooc归我
没问题走着~

赵云·
     赵云从身后抱住诸葛亮“军师中秋快乐!”
    “哎,子龙中秋快乐!”
    “中秋佳节不知军师可愿与子龙一同赏月?”
   “又是主公教你的吗?你这木头脑袋的情商我还不知道吗 ”诸葛亮轻笑一声。
    赵云将下巴靠在诸葛亮的肩上,撒娇道“子龙只是想跟军师在一起而已,不论是现在还是未来,都想和军师在一起。”
     诸葛亮脸微微一红“子龙你又看了什么奇怪的东西,而且你看我我有拒绝的理由吗,搂得这么紧,放手啦,哼。”
    “噗嗤,军师害羞了吗?军师脸红的样子真可爱。”
   “谁脸红了,我...我这是热的,是热的。”诸葛亮傲娇地别过头。
    “是是是”
    军师真可爱。


庞统·
    “阿亮阿亮!”
    “士元?怎么了,跑这么快。”
     庞统提起手中紧致的食盒“呐,阿亮你喜欢吃的月饼,赶紧吃吧。”
    诸葛亮微微一笑“谢谢。”拿起香甜的月饼轻轻咬了一口,“唔,好好次,士元你也来一个吧,真的很好吃。”
    “好。”
     庞统直接咬上诸葛亮手上的月饼,看着耳廓渐红的诸葛亮,舔了舔手指,邪魅一笑“真甜!”
    “哎?什...什么...”
     庞统轻笑着靠近诸葛亮,气息吐在诸葛亮耳边,小声说道“阿亮的味道真甜。”
    真是甜到让人想把你吃了。


周瑜·
    “诸葛村夫,都到中秋了,你一天不怼我会死啊。”
    诸葛亮一脸正经地点点头“会。还有我不怼你,你不会怼我?在敌人动手前把他的想法碾碎,这叫未雨绸缪,你在学院的课白上了吗?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,你对得起你的老师吗?你该好好反省一下自己。”
    周瑜捂着胸口深呼吸,强颜欢笑“中秋你给我消停一点,我还要面子,就不能好好坐下来过中秋吗?而且我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人吗?”
    “不是吗?面子...你有这东西吗?”诸葛亮挑眉。
    “......”脸上笑嘻嘻心里mmp。
    “周老二你要好好反......唔唔唔。”
    周瑜抱起诸葛亮强吻了下去,不断舔舐着诸葛亮的嘴唇,发出了令人脸红的声音。诸葛亮越是反抗嘴上的力道越强,口中的氧气被卷走,失氧使诸葛亮的脸越来越红,眼中的水雾让周瑜有了一种欺负小动物的感觉。
    “唔哈,哈...哈...你,你你你。”诸葛亮捂着嘴瞪着面前的男人。
    周瑜看着诸葛亮的样子,不禁觉得像一只炸毛的小猫,摸摸头温柔地说“乖,等我忙完,在陪你玩,好吗。”
    “好你个大头鬼,变态、流氓。”
    “再说下去,我就要采取一些特殊手段了哦。”周瑜戏谑地看着诸葛亮。
    “呜,你...”诸葛亮埋怨打了一下周瑜。
    路过的大乔“好一对天造地设的狗男男。”



李白·
    “秋空明月悬,光彩露沾湿。真是良辰美景,小亮亮你觉得呢?”
    诸葛亮看着天上的明月,感叹道“是很美,可惜总觉得少了点什么。”
    “此等美景应配上佳人与美酒。”李白摇了摇酒盏。
    诸葛亮听此,挑眉打趣道“哦?李白你又勾搭哪位女英雄啊,小心桃花债。”
    “哈”李白抬起诸葛亮的下巴,温柔地看着他“这佳人不就在面前吗,还有他人吗?”淡淡酒气萦绕在身围 ,仿佛让人也有点微醉。
    诸葛亮觉得自己大概是醉了,看着李白近在咫尺的面容,他的心在胸腔内剧烈地跳动着,脸不受控制的红了起来。
    看着诸葛亮渐红的脸,李白俯身轻轻咬了诸葛亮的耳朵,在他的耳边轻声细语“小亮亮,我心悦于你,你可比这明月美多了。”
    “别...别开玩笑了。”
    李白温柔一下,亲吻诸葛亮的手,温柔低声“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吗,我的这颗心早就已经被你偷走了,所以你要负责哦。”
    诸葛亮的脸更红了“什么...什么啊,你这个人,怎么这样,油嘴滑舌。”
    李白抱住诸葛亮下巴蹭着头顶,温柔地说“油嘴滑舌也是对你一个人。”
    “知道啦,看在你长的帅的份上勉强接受你了。”
    “嘻嘻,小亮亮最好了。”
    诸葛亮抬起头望着李白“记住啦,是勉强,我还要看你的表现。”
    李白无奈一笑“是是是,我知道啦,军师大人。”
   

中秋快乐(●✿∀✿●)(虽然过去了)